胜在险中求

第二节 胜在险中求 


1995年是我最辉煌的一年,期货操作手风颇顺,而且年初就开始接触股票,老板手
中有几百万股处于亏损状态,始终无法解决,就转到我手上。1993年我就作过一阵股票,
但真正实质性运作还是从1995年开始,1995年的股市实在是令人目不忍睹,我使尽浑身
解术,也无法扭转乾坤。当股市跌到600点时,我给老板写了份报告,大概有1万多字,
那是我写的最长的一份报告,从国际到国内,从行业到个股,能写的全写上了,目的只
有一个——要钱抄底。只记得报告的结尾是这样写的:“已经有许多人在股市中负伤甚
至牺牲,那就让我们坚持到最后,把红旗插到敌人的阵地上。”老板曾是个军人,做事
雷厉风行。当股市跌到550点左右的平台时,我开始了我的股市操作生涯,而且资金越
来越多,很多老相识和新相识聚在一起,信息也多了起来。

南方和冬天是非常烦人的,寒冷像能钻到人的关节中去,无法驱除。我弄了一盆碳
火在屋里,加上五香花生米和常备的二锅头酒,不知不觉成了怕冷人的天堂,人越来越

多,大多是作期货时就认识的老友,经常架起火锅边吃边侃。那时行情依然没有好转,
人气已经冷到极点,我的资金已经被套80%,剩下的一点再也不敢轻举妄动,幸而有期
货的盈利来弥补。有一次也许是太无聊了,丰润信托的虎子打电话给我:“飞凤股份价
格太低(股票名称也虚构一下,请谅解),我买了一些。”“还能跌!”我懒洋洋地告
诉他。“不可能,你能让它一分不值?”我一听他叫板立刻来了神:“你等着。”我挂
了电话就把自己手中的飞凤卖了50手,那个时候根本找不到大买家,50手把价格砸低了
8毛钱。虎子来了电话:“行了,别砸了,行了,我服了。”晚上他跑来和我讲,因为
飞凤股份被套8毛钱被老板狠狠斥责了一顿,成为酒友的笑谈。
金星是个大活宝,他的到来,给我的屋子凭添了一股1996年春天的气息。晚上照例
的酒会由于屋子太小已经装不下各路尊神,就跑到外面的大排档吃爆炒狗肉。金星俨然
是个领袖,一边满嘴流油地吃一边指手划脚地讲,嘴的两大专业用途吃饭和讲话被他同
时发挥得淋漓尽致,逗得大家前仰后合。金星所在的公司是一个极有背景的公司。我们
作期货有赚有陪,金星的那家公司就从来没赔过,所以金星作操盘手也极舒服,在我们
之中很有威望。回到屋中,看人走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几个老友,金星露出本来面目:
“你们知道我干吗来了?我分仓来了,这盘子要动。”大家立马竖起了耳朵。“怎么动?
向下还是向上?”胡小涛迫不急待问。胡小涛是我们这里人缘最好的,干活最踏实,但
有时反应不够快,我们常笑他智商在80遇到强阻,他笑嘻嘻的一点也不介意。“当然是
向上,向下有空间吗?”金星有点不耐烦,“最可靠的消息我还没有得到,但从最近我
们公司的动静来看,风云要变,物极必反。”接着他又从各方面综合分析一通。“这盘
子要抬起来可够累的,我被套了1000多万,虎子那还有1000多万,像我们这样的不少,
要让这些盘子解套还得获利,恐怕得百八十亿。”我边说边摇头。“你知道现在社会游
资有多少?2000~3000亿!你知道银行里有多少存款?几万亿!这些钱,怎么生钱?放
到股市里。”金星不容置疑地说。“你手头还有多少钱?”他掉头问坐在旁边的贺鸣。
“我还没动呢。几千万没问题。”“你呢?”他又问我。“没多少了。”我还是对他说
的没信心。“金星,美国摩根公司的着席分析师前两日举行了一个讲座,他可说这行情
得到300多点才有希望。我等那个时候再抄底呢。”虎子搭话。“他是用尺子量的,我
是资金码的,你们就等踏踏实实等着好吧。”金星肯定地说。
春天渐渐走近了,股市也如金星所言,停止了下跌,一步步地向上走起来,牛终于
盼来了。我在公司的地位也渐渐高升,手头的资金也多了起来,心情开始有些飘飘然了。
一天,虎子找到我,告诉我他想作把奔龙股份的庄,当时价格是5元,流通盘有600
0万股。
“你有多少钱就作庄?”我问。
“不是我想作庄,是我们老板。有5000万。”他说。
“5000万就想作庄?喝汤吧!”我有点失望。
“作群庄啊。你再出3000万不就够了。”
作庄有群庄和独庄之分。独庄是一个主力作盘,比较容易操作,行情走起来也比较
清楚,而群庄则是几个大户合力作盘,有人负责抬拉,有人负责振荡,行情比较复杂,
令人眼花,有时一个主力的吸货阶段正是为了另一个主力的出货,从形态上很难看出其
中的奥妙。

晚上,几个人去喝酒,刚一坐下,经理就跑了过来,忙着让我们向他推荐股票。和
经理已是老朋友了,每次的酒水都是免费的,他只希望得到一些内幕消息。金星二话不
说,拿起纸笔,列了30多只股票在上面。“你不推荐还好些,这一推荐反倒糊涂了。”
经理笑着说。“我给你推荐一只吧。”我笑嘻嘻地对他说:“买奔龙股份。”“为什么?
”他问。“你买就是了,别问为什么。”金星插话道。等经理喜滋滋如获至宝地走开后,
金星对我说:“你用着解释为什么。你说买,他就去买了。你要是告诉他为什么,他还
不一定买了。”随后他又反问道:“为什么买奔龙啊?你作庄?”“他被套住了,希望
有人帮他解套。”虎子在旁边说。
“是吗?”金星问。
“是啊。”我郑重地点点头。
“你会被套?”金星疑惑地看着我:“我去救你吧。” 
“不用了,我就磨下去。”我装作没精打彩的样子说,不愿露底,怕消息散出去不好
作。也不愿虎子揩油。 “大盘没事,大概至少要过了夏天。”金星又下定论了。“你就
拿住,至少不会赔钱。”
“好,我等。”我笑着端起了酒杯。
对手在6.00元磨蹭了一个星期,看我没有平仓的意思,就悄悄地上推股价,他一推我
就买和他抢单,他实在受不了,就在7.00左右反复振荡,一会儿开盘集合竞价时对敲搓合,
把开盘价弄到跌幅20%多的位置(那时还没有涨跌停板),一会儿又在尾市一笔大单打到
高位。我像看演戏一样不理他,逢低就买。价格到了8.00元,我手中已有近1000万股了。
“这回该我发力了。”我暗暗想。从5.00元到8.00元的过程是一个抢庄的过程,谁拿到了
筹码,谁就能控制盘面。外人是看不出来的。过了8.00元,我就以每天0.50元的速度向上
推,由于大势比较好,越推高盘面的抛盘越少,很顺利地冲破了10.00元的大关,这时我
感到对方急了,时间不等人,机会不等人,他好不容易吸货货却赚不到钱,想全部给我又
不甘心,我估计他的目标价位一定很高。当价格到了11.00元,我准备作振荡了,开始控
盘打压,承接力不强,我就不打了。他一开始看我准备打压,就抛出来一部分筹码,我就
干脆反其道而行之,又开始支撑,这样在11.00元附近反复争夺了一个星期。这是他终于
耐不住了,又开始和我抢盘,到了13.00元,我觉得差不多了,就开始出货,他开始接得
有些犹豫。只要他不接盘,我就向上推一推,不知道他到底在这支股票上压了多少筹码,
总之他很舍不得放弃,这是我感觉到的。所以他一直要跟着我作。我本设想在12.00元附
近全部接过他的货打高到15元附近平仓,可从盘中看出,他没有一点平仓了结的意思。
“你不平仓我平仓。”我开始压着价位出货。看得出,他十分着急,想抓紧时间,最后他
十分凶狠地在高位全部接了下来。我完全打干净以后,这支股票的吸货阶段才算真正完成,
紧接着就是振荡,他一直打压到10.00元附近,我又试着买了一点,他一看不好,又迅速
把价格拉了上去。然后一直拉升到20元以上才停止,这是我始料不及的。
“看见奔龙股份了吗?都22元啦。你还有它吗?”虎子打来电话。
“我昨天把500万股在21.80元全部放干净了。”我有意气虎子。
“那你得请客了。”虎子不无醋意地说。
“虎子,作为朋友,我想在我得意之时告放你一句话。”
“你说,你说。”他说。
“别轻意认输。”

上一篇:庄家内幕
下一篇:我的经验谈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炒股入门
  • 股票知识
  • 解套方法
  • 股票理论
  • 炒股指导
  • 股票术语
  • 投资心态
  • 基本面